可可首页 > 青青校园

青春故事:15岁的冬天

我在15岁的冬天身上带上了刀子。我想:谁再胆敢动我一指头,我就白刀子进,红刀子出!

刀子硬硬地掖在我的腰里,它使我的腰板挺得很直,我冷冷地睥睨出现在我面前的每一个人,我用眼睛对他们说:不怕死的,来吧!

下雪了,雪花纷纷扬扬,把地面铺得很厚。我站在雪地里,是罚站。在期中考试中,我拖了班级的后腿。班主任不仅罚我站,还朝我脸上打了两巴掌。我把一口血水吐进雪地里,殷红点点,像极璀璨的梅花,我狞笑着对班主任说:“你再动我一下试试?”班主任于是又打了我两巴掌。就在他转身的时候,我掏出了刀子。

班主任见了扭头就跑。然后我走进教室里,我狠狠地把目光向一个同学一个同学看去,他们全都不敢迎接我的目光,他们大气不敢喘一口。我说:你们不是喜欢欺负我吗?来吧。

很快,有人隔着窗玻璃远远地喊我。说校长有请。我隔着衣服把腰里的刀子摁摁,然后踢开教室的门,去了。

校长的办公室很暖。炉火很旺。我瞄着桌上的电话机,想着在动手之前,得把电话线割断。校长在研墨,一下一下。我不知他想干什么,我的手怕冷,放在腰里。

“听说,你会写一手很漂亮的毛笔字?”校长慢慢地研墨,慢慢地说。

我不回答,我还是不知道他想干什么。我眼看着校长,耳朵听着窗外。窗外没有人来,只有想象中扑簌扑簌落地的声音。我想着吐雪在地中的血水,像璀璨的梅花。

“你为什么要带刀子?”校长问。“老师常打我,同学们也打我,我告到老师那儿他不管,还说我这样的学生就要揍。”我说着就流下了泪水。

“来,把你所痛恨的人,写在纸上。”校长掂过一支小狼毫笔,微笑着瞧我。

我不动,我不知校长卖的什么药。我看他一头花白的头发,想15岁的身躯可以把他掀倒。炉里煤块“砰”一声响,吓了我一大跳。

校长又笑了。我很生气,我想会怕你不成?写就写!

我在一张张纸上飞快地写下所有我所痛恨的人。我想一个一个把他们杀了!

校长一直在朝我的字点头说:“好字!”又看着我说:“放学后。你,去我家。”

一株腊梅在墙角瘦瘦地绽放,一庭暗香。我吸吸鼻子,惊讶地去瞅我写的仇人的名字,他们全都粘贴在一根根木柴上。校长送给我一把利斧,说:“砍吧!”庭院中只有我一个,漫天的雪花中,我嘶喊着,把我满腔的仇恨一斧又一斧飞快地劈下去,我劈得满脸是汗,满脸是泪……

雪花静静地看我,腊梅静静地看我,院外,校长亦在静静地看我……

在这个暗香暖暖的小庭院里,我劈了一冬天的木柴。到最后,木柴都变成了筷子。心清气朗的我捧着筷子大笑,校长也捧着筷子大笑。

第二年的初夏,我顺利地中学毕业,并同时考上了地区的卫校。我很高兴。

离校的那一天,我跟到校长那里去。我取出刀子,精心削了一个苹果,然后连同刀子一起送校长。在暖暖的微笑里,我朝头发花白的老校长深深地鞠了一躬!


栏目推荐

Copyright @ 2012-2017 可可.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