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可首页 > 青青校园

校园故事:戴卡风波

在教师大会上,李校长宣布:“为加强学校的日常管理,下周开始,全体师生一律佩戴校卡进校园,只要在校园都必须佩戴。各年级部加强人手检查佩戴情况,一旦发现不按要求佩戴一律严肃处理。”会后,老师们议论纷纷。“这个美其名曰‘持证上岗’。”“这可是代表证,人家中央领导还戴着开两会呢。这回我们天天当代表。”“卖猪仔没听说要标签。”“人家买猪仔的人识货呀。”“我们是明码不标价。”“我们是有市无价。”啰嗦归啰嗦,啰嗦过后还是要执行,下午大家就把相片交给了政教处办卡。

周一一大早,校长就戴上醒目的校卡来到校门口检查佩戴情况。十几个中年老师都佩戴醒目,校长看了很满意。这时走来两个青年老师,但他们都没有佩戴校卡,校警拦下询问,校长忙走过去问:“为什么不佩戴校卡?”“早上太赶了,什么都给忘了。”“下次可要记住了。”黄老师跟着走了进来,胸前戴着校卡,校长见了高兴地说:“都是老教师做人表率。”话刚说完,校警拦下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教师,问他要校卡,校长走过去,老教师翻着包,自言自语地说:“刚才还在的,怎转眼就丢了呢?”又按了按口袋,还是不见。校长见他手上拿着东西,说:“在手拿着吧。”“哦,真是,你看我这记性。骑驴找驴。唉。”

黄老师来到办公室,看见一半人没戴,指着搭档说:“你不戴校卡,严肃处理。”搭档答道:“没当代表,努力靠拢。”另一位老师也指着一个没戴校卡的老师说:“不戴校卡,成何体统?”“你不是军统,又非中统,管何体统?”“不戴校卡,扣你奖金。”“经济困难,无金可奖。”“我不过想让卡歇歇而已。”“李小双吊吊环还得下来歇歇呢。罪过。阿弥陀佛。”老师们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调侃起来。

约十点钟,黄老师没课了,他想起有张单要请校长签,就来到校长室。室内,书记和一位副校长并排与校长对坐着,交谈着。他不好意思打扰,就立在那等。“早上好。校长。”随着声音,走进一位脑满肠肥的中年人,校长见了,忙站起来,只听“咔,啪。”两声,校卡卡着桌沿弹起打在校长的下巴上。脸瞬间红了起来。“您好,您好。”校长忙伸手来握。“你值日?”“不是。是全体师生都戴。我身为校长,应为人师表。”“真是好表率呀。”

第二天早上,校长依然在门口检查校卡。这天,共有21个老师忘记了佩戴。上课了,校长到教学楼巡视,看见一个青年老师没戴,问他为何不戴。他理直气壮地说:“我让它给害苦了。在桌边卡了两次,打了我两次耳光,这不,带子给扯断了,扔在桌面上了。”走到另一个办公室,也发现一个青年老师不戴。他问:“你为什么不戴呢?”“要是值日领导戴,也许人家知道是领导,吓唬吓唬调皮生也许有点儿效。我戴,有什么意义?”青年老师不屑地说。“你不戴,校警怎么知道你是老师啊?”“我有学生那么嫩就好啰。”“要是社会青年混进来怎么办?”“小人要进也缺这个。吓君子罢了。”“你怎找那么多借口呢?”“你不发钱,不老是说困难吗?”“那,那是事实啊。”“事实是校警认识我。”“认识也要戴。”“想扣钱?要扣了就不用发了,真省。”

第三天,校长找一位副校长。副校长见校长进来,忙站起来,咔的一声,带子在抽屉的缝中夹住了。“小心哦。”副校长脸红一下,笑着对校长说:“第三次了。真有点儿不方便。”“慢慢就习惯了。总有个过程的。”

第四天,校长在门口发现又有二十多人没戴,都说忘了,有课,走啦。晚上,教职工的大会上,校长对佩戴校卡一事讲了三次:“这是制度,关系到我们能不能为人师表的问题。不管方便不方便都必须戴下去。”

有校长查,大家都在门口戴着进来,可进来后有人就摘了下来。有人似跟校长捉迷藏,见了校长就戴,一过立刻摘下来。

第五天,校长在副校长室和几个处室都发现下属们在站起来时被卡的情况,他都是说句“小心点”来安慰。此后的几天检查,没戴校卡的老师偶有所见,说是忘了也属正常。

两周后,黄老师找书记找到校长室。在那,他再一次见到校长的校卡被卡。旁边的副校长说:“你还没习惯呢。”“大意了点儿。没事。”

又一周后的一天早上,黄老师赶来上早读,在办公楼,他看见了一个腆着肥肚的人,似等人的样子。吱的一声,校长的车停在他的面前。他走上前,喊:“早上好。”车门开了,校长的脚下来了,可人没出来,“啊”的一声。“怎么啦?”“没什么。卡住了。”“慢点,慢点。”啪的一声,“哎哟。”“没事吧?”校长出来了,捂着手,被胖墩扶着走上楼去。卡,掉在了地上,竟有一点血滴。

这一周,校长没在门口检查过一次校卡。似乎,没戴校卡的老师多了。

一周过后,很多老师都注意到校长的胸前没戴校卡,也许是忘了,有事急了,忘一二次也是有的。

又过了一周,大家都发现了:校长的胸前的的确确没戴校卡。此后,校卡就再没有出现在老师们的胸前。


栏目推荐

Copyright @ 2012-2017 可可.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