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可首页 > 浪漫爱情

才女萧红的凄美爱情

才女萧红的凄美爱情看的让人落泪,小红是一位温婉的诗人她把自己的情怀头寄托在了文字中,令人潸潸落泪。
萧军似乎是我长大的那所小城出过的唯一一位名作家,他的名字妇孺皆知,但我却在异乡才第一次看到他的文字。在这资源匮乏的图书馆,我读的这本还是萧军的赠书。这是让我感念的。

萧军的《我与萧红的缘聚缘散》记载了他与萧红的相识。二萧的爱情是完美的。这文字似乎只应该被阅读,而不能被转述。但我还是想说,这是一对模范的文学青年。萧红被迫答应旅馆向妓院押身抵债,但给报社写信却不是求救,而是要求寄文艺刊物给她。她其时唯一的读物是这份报纸,正读着萧军发表在该报上的《孤雏》。被派去送书的萧军看了萧红的短诗,立刻爱上了衣衫褴褛怀着身孕的萧红,觉得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性。拯救她是他的责任。萧红死后四十年,他还写出了这诗。

然而,悲剧就是把最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。萧军在萧红怀孕的时候,需要他照顾的时候,去抗战,不陪她写作,萧红说:“我并不是以你爱人的身份,以至引起你的鄙视,而是为了我们共同的文学事业。”但是萧军在给萧红书简的注释中写道:“我感觉自己并不想再做文学了,我想要上战场。”

萧红之所以和端木结合,端木答应带她去北京避开战争安心写作,这既是她所谓“文学事业”的同伴,也让她感到了爱,然而这又是一个虚幻的希望。她重蹈覆辙。当年她因为汪端甲答应给她出学费而把他看作同伴,与他相爱,汪在欠下旅馆巨款后把怀孕的萧红作为人质押在旅馆,借口回家取钱就失踪了。萧红真诚的爱情成为了受骗。尽管,这一次是彻底的失败。萧军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来书写萧红的这段经历。与萧红四十年前的永别仍是他难以释怀的痛苦,尽管他对萧红和汪的指责也更适用于他自己:“她几乎陷入了无底的深渊。她为她所鄙视的人所毁灭了,她在文学上是胜利者,但在个人生活意志上是软弱者、失败者、悲剧。”

香港沦陷,端木再次抛下萧红,独自逃亡,这次是在她弥留之际,她对端木说:“我这话是对你说的,当你在街上遇到乞丐的时候,你就给他两个铜板,不要想,这对他有什么用呢,想有没有用干什么呢?他伸手了,你就给他。”

于是,自然而然,萧红临终前想起了曾经拥有的爱情:“如果我给三郎拍电报,他还会来救我吧。”或者,美好的爱情,即使毁灭,也是无法忘却的。

栏目推荐

Copyright @ 2012-2017 可可.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